泰安]崔家大院:一部电话“摇响”红色回忆

更新时间:2021-02-17 20:27 作者:九州体育

  走进崔家大院的房间,几部老式手摇电话机随意地摆在桌子上,电话线也早已断了,古老的文物夹杂着战争时期的厚重感扑面而来。1948年,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攻济打援”指挥部入驻大伯集,在这个小村庄,粟裕将军指挥发起了解放济南战役,并提出了进行“淮海战役”的伟大构想。经过了战火纷飞的岁月,这个原本默默无名的小村庄已经成为了一个时代红色记忆的代表。

  1948年9月6日,一大清早,村民还都没有吃早饭,三辆吉普车和大批的马队、士兵就来到了大伯集村。突然到来的大军让很多村民感到诧异,不过对于大军司令部将要驻扎的崔家大院里的人来说,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

  据崔家大院的房东崔贻汉回忆,当年他只有12岁,有一天去街上打煤油的时候,遇到两个外地的中年人。崔贻汉说他们的口音并不像本地人,后来他和卖煤油的人熟了之后,聊的话也越来越多。“我每次问他们是哪里人,他们都不直接回答,说和我的口音是一样的”,崔贻汉回忆,有一次他刚走出崔家大院,就碰到了这两个卖煤油的,询问他是不是住在大院里。后来,每次崔贻汉去打煤油,递上半瓶的钱,他们都给他打一满瓶。每次看到崔贻汉,这两个中年人都会问他崔家大院的情况,有多少间屋子、有多少人住,崔贻汉都一一回答了。到了1948年8月底的时候,崔贻汉再去打煤油,却发现这两个人已经不见了,由于岁数比较小,他也没当回事。

  到了9月2日,大伯集村来了一个班,和农会组织的人说要用房子,用途保密。于是崔家大院就接到村公所的通知,除了崔家一家六口人住的以外,其余房子全部有部队来驻扎。几天时间打扫完,9月6日早上,就迎来了大军。崔贻汉回忆起来,总觉得当时那两个卖煤油的中年人不像是生意人。

  大军为什么会选择毫不起眼的大伯集村驻扎?根据粟裕将军的秘书鞠开回忆,大伯集的地理位置适合攻济打援,“向北指挥攻打济南,向南可以指挥部队打增援和阻援”。大伯集村村民崔学年曾多次到北京拜访鞠开等革命前辈,他告诉记者,选择大伯集村还因为它没有名气,所以比较安全。崔学年介绍,最开始华东野战军是驻扎在曲阜的,可没多久,粟裕将军发现有的飞机在曲阜上空盘旋,于是就考虑转移。大伯集地理位置适中,而且没有曲阜那么出名,加上崔家大院的房子也比较符合要求,就这样,“攻济打援”指挥部进入了大伯集村。

  除了崔家大院住进了司令部的首长们,大伯集村的村民也都迎来了入住的士兵,包括附近的刘庙村、沙岭店等村庄也有士兵,通讯班、电话班连同马队就以大伯集村为中心驻扎下来。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兵,小村庄就像是炸开了锅,都在讨论是干什么的。但是,当时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岗哨一直设置到村子周围几里外,远近闻名的大伯集市也出于保密暂停了一个月。除了站岗放哨的士兵,还有大量的便衣人员在村里村外巡视。崔学年介绍,当时还组织村里的孩子成立了儿童团,孩子们也都拿着枪在村口站岗。“当时,来的人都要盘查,而崔家大院更是一般人不能进的”,崔学年说后来听到士兵们的交谈,知道了军队是来打济南的,但还是不知道首长是谁,有人传言是陈毅在这里指挥战斗。

  当时的崔家大院,在外看是一间房子,实际上是两间房子,是六进六出的格局,共有99间房,共有4000多平方米。当年的崔贻汉是个小孩子,可以在院内自由地跑来跑去,他回忆不时地有吉普车到院里来,来了就说“找502”,给首长做饭的戴传群也经常听到“这些饭是给502的”。村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以为首长是姓“5”的。崔贻汉直到建国后才明白,1948年住在自己家的首长竟然是赫赫有名的粟裕将军。为了做好保密工作,当时的首长们都有自己的代号,“502”就是粟裕当时的代号。

  合适的地理位置,加上严格的保密,使得指挥部的位置一直很隐秘。指挥部一直对外宣称驻扎在曲阜,包括中央都一度以为粟裕当时在曲阜,更何况敌军。敌军侦察机曾多次飞临村子上空,企图找到我军指挥部予以破坏,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指挥部会在这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村庄里,直到济南战役结束也没找到。

  在战乱频发的年代,其实大军的到来,让当地村民心里很忐忑,担心军队会不会抢东西。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村民们发现来到村里的士兵都很有礼貌,缺少东西的时候不是买,就是借了之后再归还,就都没有了这种想法,“要是有人吃不上饭,他们还给送吃的,哪见过这样的军队?”崔学年说。

  据村里老人回忆,士兵夜间巡逻时听到指挥部东北方向的一家孩子一直哭,打听之后才了解,原来村内一户人家刚添了一个男孩,但是因为家里没吃的,婴儿饿得大哭。粟裕听说后,派士兵送去了一袋米和一袋面,才让孩子活了下来。在那个年代能吃上米面,村里人都觉得这孩子命好,给这个孩子起了个名字叫“面官儿”,意思是吃了首长送的面长大后能当官。“面官儿”长到16岁就加入了解放军的行列,如今身为北京后勤部退休干部的“面官儿”刘立海,在寄给崔学年的信里经常感叹:“如果没有粟司令,就没有我的今天。”

  除了接济穷人,士兵们经常帮村民挑水、干农活,有一些女兵有时间还会教村里人识字、唱歌。为了丰富村民的文化生活,军队驻扎后,还在村里放了一场电影,崔学年听老人们讲述,这是大伯集村第一次看到电影,黑白的、光有图像没有声音,“电影演的是什么,已经没有人记得清了,不过当时新奇的心情谁也忘不掉”。

  谦和有礼的士兵们打动了当地的群众,村民们和士兵相处得就像是一家人,对于军队的需求都是尽力支援。军队在大伯集的时间正好是雨季,阴雨连绵,还很少能见到晴天,因此做饭用的干柴火不够。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村民主动送来了柴火,门板、木床、篱笆都被拿来做饭,到最后实在找不到能烧的了,村民张太珍、戴永汉就把给老人家准备的棺材劈开了,当成柴火送到大院里,保证了军队的烧柴做饭。

  仅仅过了25天,9月30日傍晚,指挥部首长和军队离开大伯集踏上了新的征程。对于粟裕和华东野战军的士兵们来说,大伯集不过是他们一个暂时停留的地方,可是对于当地村民来说,这短短的25天,给他们留下了太多让人难忘的故事,以及可用一生纪念的回忆。


九州体育
上一篇:华裕纺机降伏倍捻“电老虎”
下一篇:复兴区麦秆打捆机报价-茂名打包机械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