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野纺织患“补贴依赖症” 政府补贴占利润近半

更新时间:2020-11-18 08:36 作者:九州体育

  称,其获政府补助4011.72万元,并表示,“公司收到上述补助与收益相关,冲减相关成本费用。

  此前,及其子公司还分别于1月6日和4月2日分别获得政府补贴2230.41万元和5346万元。2020年至今,该公司收到的政府补贴已高达约1.16亿元。

  “公司享受政府补贴比较稳定,近三年均稳定在1亿元以上,我们认为政府补贴将持续享受。”总经理陶国定曾在公司2018年业绩说明会上对表示。

  从数据上看,新野纺织近年来每年收到的政府补贴,几乎占到公司利润的一半。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财联社记者,该公司显然存在过度依赖政府补贴的情况,这会令投资者对其盈利能力产生质疑。虽然连续收到政府补助可以彰显当地政府对其产业的重视与支持,但公司也应提高自身业绩,避免患上政府补助依赖症。

  据财联社记者统计,新野纺织及其子公司2019年收到的政府补贴增加当期利润1.55亿元。其中,该公司分别于2019年1月4日、3月1日、4月3日、7月3日、10月9日、10月22日和11月25日,获得不同程度的政府补贴,增加年度利润分别为2512.95万元、3734.82万元、3450.99万元、1133.96万元、536.60万元、2817.96万元和1326.05万元。而其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2019年度净利润为2.90亿元。

  此外,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该公司营收分别为40.85亿元、51.95亿元和60.5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07亿元、2.92亿元和3.86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51亿元、2.73亿元和3.62亿元。而其对外公告的政府补贴款项,在三年间分别为2697.97万元、2.32亿元和1.29亿元。

  “通过政府补贴获得的利润会计入公司财务报表中的净利润、利润总额等所有科目中,但每一个数据都会分别增减其他的会计科目,最终都会影响非经营性收益。”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

  他进一步表示,“上市公司在当地会有税收贡献、就业支持等作用,地方政府扶持上市公司比较常见。A股大部分投资者不在乎基本面,而更在乎消息面对公司股价产生的短期价差波动,政府补贴是利好消息,可以刺激股价上涨,券商研究所、公募基金等更关注公司的盈利能力。”

  资料显示,新野纺织主营业务是从事中高档棉纺织品的生产与销售,在业内看来,从事棉花相关生意也是其获得政府补助的原因之一。“棉纺织面料涉及到对棉花的采购,属于对农业的帮扶,必然会受到政府的支持。农业毛利低,政府支持达到净利润一半也算正常。”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表示。

  但宋清辉认为,“政府补贴占到公司净利润近一半,并不正常,若公司不再具备相关优惠或补助条件,不但其利润水平直接受到重挫,还可能对公司的经营发展造成巨大负面冲击,进而影响其长远健康发展。”

  “过多的政府补贴,也反映出面料厂产品大众化、不具有竞争力的弊端。”程伟雄说。

  从数据上来看,新野纺织各项财务指标均呈下滑态势。2019年其实现营收56.56亿元,同比下降6.66%;营业利润3.41亿元,同比下降18.93%;利润总额3.30亿元,同比下降23.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0亿元,同比下降24.73%。

  事实上,其业绩增速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放缓。该公司在2018年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6.64%,净利润增长32.27%;而2016年和2017年,营收增速分别为34.09%和27.16%,净利润增速分别为76.97%和40.84%。

  业内人士指出,新野纺织要面临的还有不确定的未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内服装企业业绩普遍低迷,也对上游纺织行业产生影响。虽然目前国内疫情有所缓和,但出口贸易难做,需求端下滑倒推供应端产生连锁反应。服装纺织行业一般都会提早生产,整个体系都需要提前准备。”程伟雄表示。

  一德期货在4月13日发布的行业研报中指出,国内疫情好转,企业复工节奏在逐步缓和,但库存和仓单压力依然偏大,阶段性的供应压力依然存在,棉花价格在低位寻找支撑,二季度才是考验需求困难的真正阶段。

  疫情下,新野纺织也涉足了“防护物资”产品。该公司于3月3日发布公告称,将在新野县纺织产业集聚区投资建设高档纺熔复合非织造布项目,总投资1.2亿元,建设期6个月,项目建成后预计年产各类医用、卫生、防护材料2.5万吨,年均可实现销售收入4.25亿元,利润总额319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高档纺熔复合非织造布是口罩的重要原材料之一。该公司公告发布后,3月4日-6日,其股票交易价格在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有投资者质疑该公司有蹭热点嫌疑,并指出,项目建设期为6个月,会否出现疫情结束而项目尚未建成,造成设备空置的可能。

  此外,该公司还遭到深交所问询,被要求说明高档纺熔复合非织造布生产线计划生产的情况,以及是否提前透露内幕、高管是否坚持减持等情况。该公司回复称,该项目为待建项目,因为产成品数量、质量、价格都可能存在变化,公司尚不接受相关订单。

  “所有服装企业在口罩、防护服方面的转型都是短期的,不可能和专业医疗器械企业竞争,且其投产需要6个月,时间上也很难追上疫情。不排除只是挤进口罩概念刺激股价。”程伟雄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目前服装企业整体销量不佳,上游产业同样受到影响,该公司应采取线下复工、线上销等措施,减少疫情对经营业绩的影响。”宋清辉说。


九州体育
上一篇:2020年海东市中职教育技能大赛
下一篇:青岛艾讯包装设备有限公司